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清莲随笔 > 正文

【随笔】三兄妹的家风

发布时间:2018-06-26 16:02:00      来源:蒋延珍       

我家老爷爷和爷爷都当过旧时候的私塾老师,他们很重视家风的养成。一直把守信明礼、尊老爱幼、勤俭持家、诗书化人、懂规矩等作为家规。

在吃饭前,靠近祖上神龛的那方,八仙桌的上位,家里的一个雕有镂花的红木太师椅,必定要留给爷爷,那是对长者的尊重。我们四个孙女和外孙女都很听招呼,每天给爷爷把碗筷摆好,饭菜盛上。可等到两个堂弟有三四岁时,每天吃饭早早地霸占了两张太师椅的上位,爷爷很生气,气得几顿不上桌吃饭。最后三爸就说:“那只是一个位置啊,有这么必要争吗?”爷爷严肃地说:“位置很简单吗?这是遵守规矩的表现。孩子从小不认真教好,长大有苦果子吃。”后来三爸想办法换了一张圆桌,多添了两张漂亮的椅子。也许出于好奇,两个堂弟不再霸占太师椅,而去坐新椅子,圆桌上也没那么讲究上位了。不过爷爷依然坐进门的对方、神龛下方的位置,其余人坐错了爷爷只需一个眼神大伙就懂了让位。夹菜只能夹自己这面的,吃饭时不许嬉闹,对门外行人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爱惜粮食。

对有困难来找他寻求帮助的人,爷爷总是想方设法帮忙。有一个河对岸的蒋老头,曾经去安徽找女儿,在那边辗转两三个月,回来时队上把他快倒的房屋已经给推了,他就没了安身之处,最后爷爷把他接来家里长住。当时我们家人口多,挣工分就靠父母,三爸姑姑还在学技术。在那个靠工分分粮的年代里,经常缺吃少粮,父母略有微词,可爷爷却说:“谁不会遇到难处,大家互相帮一帮,就会度过去。”后来爷爷一直帮他写信,联系他女儿,到处找生产队大队,在他眼睛看字模糊时,让我帮着写,最后终于联系上他的女儿。女儿寄回一些钱,找队上出人工又帮这老头搭建了三间屋子,这才把他妥善安排,他女儿对爷爷很是感谢。

爷爷很关心我们读书,只要我们看书,家务活他就去干,经常不打搅我们学习,到了年末成绩好的他要给我们亲自写漂亮的对联一幅作为奖励。

爷爷乐于助人,乐善好施,方圆数里的人对他都称赞。可他的规矩传到三个儿女手里或多或少发生了些变化。三爸因为头脑灵活,很早开了个超市,跑运输经济条件好,对两个儿子要纵容些,对两个孙女也溺爱些。有时他对大儿子不怎么上进很气愤,有时我们劝说他才知道家教要严格。赶紧放弃了对孙女上下学用小车接送的溺爱,学校离得本来也不远。姑姑对三个子女很是严格,现在反过来姑姑家两个女儿在昆明过得不错,儿子在上海工作很努力。如今姑姑对她的孙子依然严格。堂弟回家给婶娘说:“经常听到姑姑骂妹妹。”婶娘说:“看来是该骂,骂对了,你就是挨骂少了。”我们家四个女儿,父母是老实人,不过妈妈很善良,很注重讲理,培养我们读书。

从小家境不好,我发奋苦读,考上学,最后把两个妹妹供出书来。姐姐多年在深圳打工,薪水也不低。现在我们四姊妹日子都宽裕了,老爸整天乐呵呵地吹牛安享晚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杂文】一行八人
下一篇:【组诗】核心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