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清莲随笔 > 正文

守 护

发布时间:2022-01-06 10:24:18      来源:夏洪光

“汪、汪、汪……”几只狗,一声紧接一声,急促狂燥的狺叫声,划破了静谧的夜空,惊醒了土桥镇高山村清静的夜晚;更惊醒了酣睡的水流。

疲惫的水流揉着眼睛,习惯性顺手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一看:3点24分。

突然,一道手电光束从窗前一闪而过。水流一个刺灵:有贼?!翻身爬将起来,披衣、下床、穿鞋。为保护自己捏根木棍在手,打开大门。大声喝问:“你们是干啥子的?”

“逮蛇!逮癞蛤蟆的!”一个女人的声音。

“凌晨3点过了,还逮蛇?逮癞蛤蟆?”水流故意把声音提到极限。这时,整个山村,家家户户的窗子都亮起了柔和的光线。其中村里一壮汉打个光胴胴就跑了出来。

水流用手电光斜射过去。三个女人。三个逮蛇、逮癞蛤蟆的女人。水流暗忖:发觉了就说是逮蛇、逮癞蛤蟆,没有发觉的话,怕是要逮鸡逮鸭,还顺手牵羊哩。水流不想点破。

三个女人中有一个女人一点不怯场,反问:“你干啥子嘛?还管逮蛇、逮癞蛤蟆?”

“组长!党员!咋的!”村里那壮汉替水流严厉地回答。

“组长?党员?管这么宽?”那女子嘲讽。

“作为组长,作为党员,啥子都可以管,特别这半夜三更……”水流想把话点明,但忍住了。

“逮蛇、逮癞蛤蟆也要管?”女人尖酸刻薄。

“当然要管,”水流很严肃,说,“你们破坏生态平衡,属于违法;再在这儿哆嗦,打电话请土桥派出所的人来理麻一下你们,到底是干啥子的……”正说着,又陆续围拢几个村里的留守妇女、空巢老人,用手电光很夸张地在三个女人的脸上、胸脯上、眼睛上晃来荡去……

水流似打招呼,又似警告:你们今后不准半夜三更在我们土桥片区村子里来逮所谓的蛇与癞蛤蟆;我们土桥片区各村、社区每天晚上都组织党员、组长轮流巡逻,专查小偷小摸、吸毒贩毒……

三个女人骂骂咧咧,悻悻而去。

水流回屋。妻子心疼催:“快睡了,明天还要下地干活哩!”,竟又睡了过去。

水流不敢大意,坐在窗前抽烟,一支接一支,直到天明。